山東頻道 > > 正文

男子跳湖救輕生女 女子被多人救上岸他卻不幸溺亡

2019年07月24日 15:11:44 來源: 舜網-濟南時報

  23日上午,付淩雲靜靜地看著牆上倆人的婚紗照,不知道該如何撐起這個家。新時報首席記者丁國彬 攝

  23日上午,濟南市濟陽區太平街道辦事處秦一村,悶熱,寂靜,幾間由紅磚壘起來的平房和院落,或許是久經風吹雨淋,西側牆體已呈現出坍塌狀,卻仍在艱難支撐著。妻子付淩雲望著家裏牆上蒙著一層薄灰的婚紗照相框,臉上流下來的,已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1天前的中午,她的丈夫王際廣從近20米高的澄波湖大橋跳下施救一名疑似輕生的女子,女子被熱心人救上岸後,王際廣卻沒能爬上來。他留給患病的付淩雲的,只有這處破舊的房屋和尚不知情的11歲兒子。

  女子跳湖輕生他從近20米高橋上跳下

  23日,澄波湖的水面格外平靜,天氣悶熱,周圍景觀廊道裏也少有市民走動。湖上方的大橋是連接起濟陽城區和郊區的一條重要通道,也是王際廣每天打工往返常走的一條路。據了解,該大橋建造之初,爲方便以後橋底通船,相應地加高了橋拱高度,距離水面近20米高。

  22日中午,王際廣打了半天工後,因爲天氣原因,騎電動車由東往西經過大橋准備回家。“我想等他回家吃飯,可一直沒等來,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會出這個事。”付淩雲雙手捂著眼睛,聲音也有些沙啞。

  據一目擊市民介紹,“當時有一個女的從橋中間偏西一點的地方跳下來了,隨後又有一男的也跳下來了,試圖救人,但很快就不見蹤影了。”網友提供的視頻顯示,女子跳湖後似乎有後悔迹象,在水中一直抱著橋墩。王際廣家屬稱,王際廣並不認識跳水女子。

  “橋上欄杆有1米多高,女子想不開爬上護欄跳湖輕生,被過路的王際廣發現勸阻。”知情人士說,王際廣有一定水性,見女子跳下去後,隨即跳下去救人。

  跳湖女子抓住橋墩獲救救人者卻沉入湖底

  兩人相繼跳水引起周圍市民注意,有人報了警,公安消防等迅速趕到現場。因女子抱著橋墩,救援人員從橋上放下繩梯,女子得以抓住。此時,兩名小夥子趕到現場,配合公安民警及消防人員將落水女子救上岸邊,並送往醫院。“女子看起來30多歲,身體沒有大事,當天下午就被帶走離開醫院了。”醫院一工作人員說。

  然而,王際廣卻始終沒能出現在水面上。22日13時許,濟南藍天救援隊接到求助電話,11名隊員攜帶沖鋒舟和聲呐等設備前往事發地點。16時許,聲呐發現疑似點,經過家屬同意後,救援隊員使用三角鈎打撈。“水深約3米,湖底下有很多碎石和雜物,給搜救帶來一定難度。最後探測到第二個疑似點後,才找到溺水男子。”一救援人員說。17時,王際廣被打撈上岸,不幸的是他已經沒有生命體征。

  “中午前我倆還打過一個兩三分鍾的電話,沒想到成了最後一個電話。”付淩雲得知這一噩耗時近乎暈倒。據介紹,王際廣今年41歲,是太平街辦秦一村村民。“他的父母多年前就沒了,他就是家裏的頂梁柱。”村民說,王際廣還有一個11歲的兒子,暑假結束後該上五年級了。

  女子曾借救人者手機打電話或因財産糾紛輕生

  這位女子爲何要輕生?據知情人士透露,輕生女子姓王,是崔寨街道某一個村的人。23日,記者前往該村采訪發現,該處已經拆遷,原居民均已搬遷。“她應該是因爲與前夫離婚以及相關的拆遷補償等財産糾紛才想不開的。就在她跳湖前,遇到了路過的王際廣,王際廣比較熱心腸,還上前勸阻。最後,女子還借了他的手機給前夫打電話。”知情人士說。

  在王際廣生前使用的手機上,記者發現2019年7月22日12:18,有一個僅有23秒的通話記錄。據稱,女子用王際廣手機撥打了一個手機號,簡短通話後,女子接著跳湖。23日,記者嘗試撥打該電話,截至發稿時,該手機號始終處于關機狀態。

  此外,記者在秦一村采訪中,村支書劉漢福及村民均對王際廣給予很高評價,“他爲人忠厚老實還是個熱心腸,誰家裏有什麽事他都會去幫忙。”王際廣家對門一八旬老人說,“前幾天下雨,我電動車在外面,侄媳婦兒(付淩雲)還給我推進去,平時家裏有什麽重活也是侄子(王際廣)幫我幹。”

  對此,濟陽公安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已經排除案件可能性,這是一個事件。”目前,警方還在進一步調查該起事件。

  自己家住破舊磚房他仍拿2000元幫侄女翻建房

  王際廣家是由紅磚壘起來的幾間平房,相比其他村民家房屋矮小,甚至山牆都是紅磚裸露,沒有用水泥抹平。秦一村有二三百戶村民,多數村民仍以種地爲生計,男性勞壯力會在農閑時外出打工,王際廣也不例外,41歲的他,靠著自己的拼搏撐起這個家。

  穿過用木棍支撐的大鐵門,院子裏的棗樹和核桃樹早已結滿碩果,枝葉繁茂,大半個院落都在樹蔭底下,王際廣卻再也不能打理這幾棵自己種下的樹木。院子東側一間沒有門的小屋,放著液化氣、櫥櫃,泥地上還有他幹活常用的工具。院子南側有兩扇門,其中西側一間是王際廣夫妻倆居住的屋子,東側一間住著11歲的兒子,房間裏沒有幾件像樣的家具,有些牆皮已脫落。

  付淩雲走到夫妻倆的房間,擡頭看到牆上鑲嵌著倆人婚紗照的相框,一時間愣住了。沒有空調的屋子讓人覺得悶熱。“我們是經人介紹認識的,他特別愛護我。”付淩雲有嚴重的腰間盤突出等病症,經常吃藥,不能幹重活,“他從來沒讓我出去打工,一直在家照看孩子。”

  付淩雲嫁給王際廣時,其婆婆已經去世多年,兒子出生兩年後,公公也去世了。“他又是獨生子,家裏也沒有多少積蓄,這些年全靠他種著七八畝地和打零工養家,雖然不富裕,可我們一家三口過得很幸福。”付淩雲說,兒子也很爭氣,學習成績好,假期裏一直在上輔導班,“他爸爸出事後,到現在都沒敢告訴他,先讓他在姥姥家裏。我都不知道該怎麽開口。”她揉著哭紅的眼睛說,只能自己硬扛著。

  “王際廣家裏條件在村裏算不上中等,但他一直很拼。”王際廣嬸子說,“他有一個家族裏的哥去世多年,留下一個女孩,他們家裏老房子都快塌了,我們就商量給重新翻修,他家裏沒有多少錢,自己的房子都沒翻新,但他還是掏了2000塊錢。這筆錢對他們來說不是小數。”

  “他是爲了救人走的,留下孤兒寡母,村裏一定會額外照顧。”秦一村村支書劉漢福說,“我們准備召開村民代表大會,研究對他一家的幫扶。”

[ 責任編輯:王媛媛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相關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479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