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頻道 > > 正文

“宮爆雞丁”的民意

2019年06月18日 00:11:40 來源: 齊魯晚報

    原標題:宮爆雞丁的民意

  作者:施永慶

  在趵突泉東北,有座小院名爲尚志書院。院內有其創辦者山東巡撫丁寶桢所撰對聯:“讀書豈爲虛名誤,報國須教俗念空。”話語铿锵豪邁,道出男兒讀書以報效國家的雄心壯志。丁寶桢用一生踐行著這句聯語。

  丁寶桢(1820-1886年),貴州省平遠(今織金)人。1853年(鹹豐三年)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明清之際,能成爲庶吉士的,都是日後的省部級以上高級官員。從1863年至1876年,先後任山東按察使、布政使、山東巡撫。1876年10月調升四川總督,1886年在成都逝世。丁寶桢在山東爲官十余年,卻給山東留下了傳頌百年的故事。

  最爲民間所津津樂道的故事是智斬安德海。1869年秋,慈禧太後寵幸的太監安德海出京南下采辦。按清朝的潛規則,這是一個悶聲發大財的好機會。可他不,這一路公然索賄受賄,敲詐勒索,弄得民怨沸騰。這下將嫉惡如仇的丁寶桢惹火了:太監出門就違反清朝祖制,大膽奴才還敢明火執仗地貪汙受賄?于是在泰安將其拿下,並于濟南斬首,裸身示衆。濟南蜜脂泉邊關帝廟因此留下了“前門接旨,後門斬首”的傳說。後來當他升任四川總督之時,慈禧親自題寫了“國之寶桢”四字賜下(現此四字在尚志書院)。“桢”原意是硬木,爲民間築牆時用的夾板。“國之寶桢”就是國之棟梁的意思。

  智斬安德海事件可見丁寶桢廉潔剛烈、維護國法的勇烈與膽識。現在看來,丁寶桢時代正是中國面臨百年大變局的時代。1842年至1865年間,中國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面臨著內外交困、不得不變的危局。在山東巡撫任上的丁寶桢心情是怎樣的?

  千佛山興國禅寺東門外南牆壁上,在古樹掩映下,有十二石屏,爲丁寶桢于光緒元年(1875)夏親筆書寫,碑面多處破損,卻增添了字體的沉雄厚重。落款雲:“石小南太守以《抑》詩一篇,痛切身心攜紙索書,率筆以應……”爲何“痛切身心”?《抑》是《詩經》中著名的篇章,爲“衛武公刺厲王,亦以自警也”。而我的目光卻落到屏中的“修爾車馬,弓矢戎兵,用戒(戎)作,用(逷)蠻方”。意思是,把車輛馬匹准備好,弓箭兵器要整修,要預防戰爭的發生,建立驅逐蠻夷千秋功業。歲月滄桑,碑中許多字已難于辨認。回溯丁寶桢的生平,就能理解在這風景絕佳處立碑的深意。可以說,他一生始終在追求六個字:保國、圖強、教民。

  在山東任上,維護國家安定是他主要的功績。他先後鎮壓了宋景詩黑旗軍、圍剿入魯撚軍。在西路撚軍進逼京城時,丁寶桢率兵馳援,保護了京城安全。他定下海防大計,在煙、威、蓬構築炮台,以應對日本挑釁。1855年黃河第六次改道,奪大清河由利津入海。他多次親赴水患現場,疏通大清河河道,至今百姓仍受其惠。而對山東科技發展有重大意義的,是他創立了山東機器局。

  光緒元年,丁寶桢以“靖海安邊”“師夷長技以制夷”說服清政府,在濟南北郊泺口擇地300畝,引進國外機器設備,建山東機器局,制造火藥、洋槍。值得注意的是,與洋務運動中普遍聘請洋人指導建廠不同,丁寶桢強調自力更生,不募外洋工匠,所有廠房、機器設計、制造安裝,均自力更生,避免受洋人操縱。山東機器局生産的軍火在1884年中法戰爭、甲午海戰中起了重大作用。從辛亥革命至解放前,山東機器局多次改名,但一直以軍火制造爲主。1953年改稱山東化工廠,爲現代山東化工事業之前驅。

  發展教育,是丁寶桢在濟南留下的另一意義深遠的事業。尚志書院是其在清同治八年(1869)創建,匾額爲其手書。“尚志”二字出于《孟子·盡心上》:“何爲尚志”?“仁義而已矣。”《莊子·刻意》中也有“賢人尚志”的說法。可見尚志書院正是爲了實現他讀書報國的理想而創立的。廳房內,迎面牆壁上方爲一傳統式樣中堂,“進德修業”秉承洋務運動精神,點出了書院的宗旨。兩側對聯曰:“列事系時左遷有述,同天稽古彭契無言”,傳爲丁寶桢手書。中堂國畫爲吳澤浩繪制的《尚志書院》,描繪了曆史上的尚志書院全景。東西兩側牆壁上各懸挂著五幅瓷挂,均爲與尚志書院有關名人。一側繪有頭像的分別是匡源、張曜、丁寶桢、任道镕、馬國翰,另一側不帶頭像的是張昭潛、張士保、宋書升、法偉堂和尹彭壽。展櫃中是清末和民國時期山東書局印制的尚志堂、尚志書院編纂的線裝古籍,包括《論語》《孟子》等,印刷精美,爲一時珍品。輯佚大家馬國翰的《玉函山房輯佚書》,生前未曾刊行。在丁寶桢的協助下得以問世,爲後世學術研究提供了珍貴資料。

  值得一提的是,書院教育理念十分超前。除了招收儒生外,還招收天文、地理、算術學者,後相繼改爲校士館、師範傳習所、存古學堂,由此聚集了一批才識卓越之人,如長于治理黃河的丁彥臣,知識淵博的薛福成、張蔭桓,深通軍械制造的曾昭吉,外交家、散文家黎庶昌等人,成就一時精英。

  令人感慨的是,丁寶桢在山東和四川任職期間,先後經手過軍事、軍工、海防、河工、教育等諸多重要崗位,卻始終兩袖清風。1886年,67歲的丁寶桢死于四川總督任所。病危時,這位封疆大吏竟然債台高築,只好上奏朝廷:“所借之銀,今生難以奉還,有待來生含環以報”。後谥號“文誠”。應山東父老要求,丁寶桢遺體從成都運抵曆城華山一帶與先逝的前妻合葬,並在趵突泉邊設立丁寶桢祠,以供後人永世紀念。

  由于長居濟南,我曾多次尋訪丁寶桢在濟南的蹤迹。除了尚志堂(僅爲當初書院的一小部分),在天橋區新黃路的山東機器局舊址只剩下建廠初期的工務堂,丁寶桢祠被改爲李清照紀念館,在舊軍門巷的丁寶桢故居于2003年被拆遷得無影無蹤。塌了、改了、拆了、毀了,莫非濟南的名士文化容不下這位曾經造福山東的名人嗎?

  那日,到友人家裏做客,嫂子端上一道菜,說:“嘗嘗這道宮爆雞丁,雞肉的嫩配上花生的脆,那是格外地香啊!據說這菜還是丁寶桢發明的呢。”嫂子不厭其煩地說著菜的做法:“精選本地笨雞雞脯肉,切丁,外面裹上澱粉糊,這樣熟得快,而且能保持雞肉的鮮美,配上花生、胡椒,旺火爆炒,嘿,美味啊!當初老丁在大明湖邊學會了做菜,以後每次請客,這道菜都是壓軸呢!後來,老丁到四川當總督,用辣椒代替胡椒,比咱這還出名。說起來,咱這邊是正宗呢!”

  丁寶桢先任山東巡撫,封“太子少保”,後任四川總督。按例,官從二品的巡撫加“太子少保”之銜者,也可稱之爲“宮保”。以“宮爆雞丁”命名他最喜歡吃的這道著名魯菜,無疑是對丁寶桢最高的禮贊,讓我想起了著名美食“東坡肉”裏的紀念。

  好在民間還有宮爆雞丁。

[ 編輯:夏莉娟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相關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11124632581